著名文物專家張德祥解析圓角柜:“簡約不簡單”

紅木文化|姜瑩瑩/整理 朱方剛/攝影2017-05-17
閱讀:1243066
  圓角柜上窄下寬,具有度的設計造型,讓柜子的結構更加堅固。因此,國外常稱它為“A字柜”,南方多稱它為“大小頭”。圓角柜,在造型設計上,留有一定空間,虛實變化,極富生氣,自然的張力,產生向上移動之感。圓雖外觀毫無裝飾,但整體穩定、優雅。傳達出中庸、含蓄的“文化特性”,體現了儒家“中和”、“溫柔”及“敦厚”的審美思想。
  
  在明清家具中,圓角柜可以說達到了簡約的極致,形式簡單,結構科學,任何一個部件,都無法再做“減法”:否則將影響其整體結構。簡單造型的背后,往往是復雜的工序,因此,圓角柜“外簡內繁”的潛在設計和結構,極具文化底蘊和內涵,受到無數收藏家的青睞。
  
  通過圓角柜各部件的分析,還能看出其價值所在,即最大限度地節省了材料;最大限度地增強了穩定性;最大限度地節約了工藝成本;最大限度地突出了它的縱向感;最大限度地突出了木材紋理的自然美……
 
  
  榫與卯、線與面、方與圓,在圓角柜上的結合,透出其含蓄、內斂的意蘊。它基本沿用的是中國古代木構架建筑的梁柱式結構基礎,經過不斷地改進和發展,將家具各部位有機組合提煉,使其更為簡單、明了。既符合力學原理,又十分重視實用性與美觀感。整體看,圓角柜由四根圓立柱支撐,省去了上下“抹頭”,結構簡練,節省材料。
  
  圓角柜以“圓”作為主旋律,柜帽及各處的轉角都為圓角,且整體材料幾乎都為圓料制作,四角、四框都有圓。如圓角柜的細微處雖有不同的設計,但也都設計成方中帶圓的結構。例如圖中三個圓角柜中,雖然側棱立柱呈現了不同的風格,有甜瓜棱、圓弧狀棱和雙起鼓棱等。會讓人感覺到一種圓潤中的力量之感。方中帶圓,圓中有方體現了圓角柜設計的精妙。各部件之間的隨圓就方,隨方就圓,體現出一種局部呼應整體之感,表達了一種含蓄、禮貌、地道的儒家學的觀點。
  
  圓角柜取材天然,強調美學的觀賞性和線條的高縱感,紋理遵循流暢舒展。其面板花紋是整個圓角柜的關鍵所在,追求中國山水畫的意境,有的像山水,有的像瀑布,還有的像面條,因此行家也常稱圓角柜為“面條柜”。圓角柜實現了結構、美學、功能的完美統一,簡單的造型隱含著復雜的結構。其柜門與柜體之間無合頁,之間采用插軸法,不用任何鏈接件,就能達到柜門靈活轉動的功能,利用力學特征,實現不用外力便可自動關閉的科學結構。
  
  另外,圓角柜又分為通天門和帶悶倉兩種,追溯歷史年代,帶悶倉的更早,通天門的略晚。其保留著的藏品印記,像一部史書,為后人講述著古人的“設計與生活”哲學。就如這圓角柜,因為江南地區較為潮濕,如果直接將圓角柜放于地上,腿足很容易腐爛,因此有高、矮之分,矮的圓角柜下面通常會有一個類似小炕桌的底座,智慧的人們通常用比較珍稀的材料做上面的圓角柜,下面的底座則用一般的白木。爛掉后,可重新再配,隨時更換。
 
  
  部分圓角柜的兩扇門之間都有一個閂桿,看似多余,阻礙置物,但它卻具有妙用,且拆卸靈活,完全不阻礙物件的存放。閂桿是兩個門的依靠,增加兩扇門之間的穩定性,又便于上鎖,保證其特有的私密性,且需要放置大物件時,還可以自由拆卸,方便靈活。銅活的位置,同樣是圓角柜的點睛之筆,已超出了黃金比例的高度的銅配飾,看似超出常理,實則是為了增加其縱深走勢,雅致又提氣。
  
  伸手拉開銅把手,打開柜門,里面仍大有乾坤。圓角柜的設計考慮到使用者的使用習慣和功能,有的分為二層,也有的分為三層或不等。通常中間層多是帶有吊牌的抽屜,方便置放衣物、糧食等大件物品。最為講究的部分,是圓角柜柜門上,圓角柜外面通常會涂上漆和蠟,里面上朱紅漆,內外與空氣隔絕,既穩定了木性,又起到防塵、防蟲、防蛀的功能。
  
  木性的理解,人性化的設計,科學的力學解構,都是古人對自然、對木材以及對人類生活習慣的尊重和理解。紅木家具的文化與內涵,就在其中,這正是人們長期沉浸于此的樂趣,其內在的文化價值,值得今人細細品味和深思……

分享:

紅木內參
紅木與生活
華木坊微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