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嘉靖帝越制建永陵企望圣壽萬年,結果如何?| 紅木與生活

紅木文化|守拙2019-12-23
閱讀:2016
 

 正德十六年(1521)四月,嘉靖皇帝朱厚熜由一個普通的藩王之子入繼大統,成為“九五之尊”的皇帝。他通過“議大禮”之爭,形成了“威柄在御”的政治局面?;蕶嘁庾R極度膨脹的嘉靖皇帝,為了顯示其至高無上的權威,彰顯自己非凡的功業,大興土木,為自己越制營建了規模僅次于長陵,而“偉麗精巧實有過之”,且遠超獻、景、裕、茂、泰、康六陵規模的“壽宮”,即永陵?;诖艘?,該陵從選址到建筑的規劃設計和營建用材,都與其它各陵存在著不同之處。


2019年12月27日,中國明式家具研究會成立會參會人員將在明代帝陵研究會專家帶領下進入永陵進行學術探秘。



朱厚熜即明朝第十一帝世宗皇帝,正德二年(1507)八月十日生于湖北安陸的興王府,正德十六年(1521)四月二十日即皇帝位。次年改元嘉靖,因此人們也稱之為嘉靖皇帝。


 
在嘉靖三年(1524)七月十五日的左順門事件中,因為大臣們在尊崇興獻王夫婦的用字上與嘉靖皇帝意見不同,竟上任不久就爆發了“議大禮”事件,與嘉靖皇帝意見不合者有134名官員被捕入獄。最后導致180多人被廷杖,其中17人被杖死。

 

嘉靖皇帝議禮獲勝后,皇權意識極度膨脹。他要利用一切機會,彰顯帝王權威的至高無上和無與倫比,包括修建壇廟、陵寢等禮制性建筑。而其“壽宮”(即永陵。因系皇帝生前預建,故稱“壽宮”)的營建即是其中的一項重要內容。 

 
 
嘉靖皇帝“壽宮”的營建始于嘉靖十五年(1536)。但其位置的選擇,則早在嘉靖七年(1528)就已經進行了。那年,嘉靖皇帝的原配孝潔皇后陳氏去世需要卜選陵地,嘉靖皇帝遂密令在卜選陳皇后陵地的同時也為自己選擇好營建“壽宮”的地點。

 

 
奉命卜選“壽宮”吉地的是輔臣張璁和風水師駱用卿。駱用卿本是一位致仕(退休)的兵部員外郎(明代中央各部下設“司”。“司”的長官是郎中,正五品;次長官為員外郎,從五品)。因為張璁的推薦,參與了陳皇后陵寢和嘉靖皇帝“壽宮”的選址。



駱用卿雖然曾經在朝為官,但對風水術十分精通。他是浙江永嘉人,與張璁是同鄉。張璁考中舉人后,曾參加七次考試都沒有考中進士。張璁擔心是自己家的墳地不好,便在正德十五年(1520)的一天,邀請駱用卿登覽他家祖墳。


 
 
不料,駱用卿來到張璁家的墳地一看,非常驚詫,說:“此地十年當出宰輔!”接著又拍了拍張璁的背說:“可惜呀,您的年齡都這么大了,還沒考上進士。我這話又怎能應驗得了呢?”

 
湊巧的是,第二年年已47歲的張璁竟然真的考中了進士,被朝廷授為禮部觀政的官職。嗣后在“議大禮”中,張璁因上疏附和世宗尊崇興獻王而受到世宗器重,嘉靖六年(1527)十月,果然以禮部尚書兼文淵閣大學士的身份入內閣參政,成了嘉靖朝的“宰輔”。




經歷了這件事,張璁對駱用卿格外地佩服,認為駱用卿是位了不起的風水大師。所以嘉靖七年(1528)嘉靖皇帝下令為孝潔陳皇后卜選陵地,并秘密預卜“壽宮”時,張璁便推薦了駱用卿。



 
駱用卿來到天壽山后,外觀山形,內察地脈,為孝潔陳皇后卜選了襖兒峪作為建陵的地點。為嘉靖皇帝選擇了今定陵北面的橡子嶺(又稱“祥子嶺”)和今永陵所在地的十八道嶺兩處吉壤,畫圖貼說,呈送給嘉靖皇帝御覽。



 
但是,當時嘉靖皇帝只是下令在襖兒峪為孝潔陳皇后營建了陵寢,名為“悼陵”。而他自己的“壽宮”則直到嘉靖十五年(1536)才開始營建。


嘉靖十五年(1536)三月二十四曰,嘉靖皇帝在長、獻、景三陵行過春祭禮后,帶領從臣和欽天監官員親自到駱用卿為他選定的十八道嶺吉地察看。第二天,又察看了橡子嶺。最后君臣一行都覺得十八道嶺風水最為優勝。
 


 
于是,嘉靖皇帝決定在那里營建自己“壽宮”。四月二十二日申時(下午3點至5點),浩大的“壽宮”工程開始了。嘉靖皇帝親自主持了祭告長陵的典儀,并派遣武定侯郭勛、輔臣李時總理“壽宮”營建事宜。他嫌十八道嶺山名不雅,又下詔更名為“陽翠嶺”。


 
嘉靖皇帝對“壽宮”營建工程雖然作了部署,但到底在不在陽翠嶺營建當時卻還沒有最后拿定主意。因為他覺得陽翠嶺山峰很高,前面沒有出現低矮的小山,擔心這不符合風水術的要求。在風水中,墓葬后面的山被稱為“玄武”。其山巒的構成,應該一重連一重,前低后高,呈“垂頭”之狀才好。


基于這個原因,嘉靖皇帝根據禮部尚書夏言的建議,在“壽宮”營建動工之前,于四月傳旨到江西,下令選取唐代著名風水大師楊筠松、曾文邊、廖璃的后代中精通風水術的人對“壽宮”吉地再度察看。


幾位風水師的后人廖文政、曾邦旻、曾鶴賓等來北京后,禮部于六月十四日,對他們進行了考核。幾位風水師傅均按要求答好了試卷,通過了禮部的考核。他們被獲準參與永陵吉地的再度審察。

 

 
九月二十四日,廖文政等隨嘉靖皇帝從京城出發前往天壽山。次日,他們奉旨到陽翠嶺的山頂上察看該地的風水??催^之后,他們下山在陽翠亭內朝見已經等候在那里的嘉靖皇帝。


 
行過叩頭禮后,嘉靖皇帝問他們:“何如?”他們回奏說:“好。”嘉靖帝又問:“穴在何處?”幾人當中,廖文政膽子最大。他搶先回答說:“勢如仰掌,穴在中央。”意思是說,陽翠嶺山前的地勢就像仰放的手掌一樣,四周略高,中間略低。墓葬的位置應該在中間的位置。嘉靖皇帝聽了,頗為滿意。接著又把心中的疑慮說出。他問廖文政:“后山高聳,何如?”廖文政回答說:“后山高聳,就像八卦當中‘離’卦(南方之卦)的‘天柱’星官。風水經典《雪心賦》說:“天柱高而壽彭祖,皇上把壽陵確定在這里,會像夏朝活了800多歲的彭祖那樣圣壽萬年。”皇上聽后大悅。


 
現在,人們來到嘉靖皇帝的永陵,仍然可以看到陵園背后高聳的陽翠嶺山峰。確乎可體驗到其“天柱”高聳的意象。陵園的前方,遙對著其朝山一臥虎山,兩側龍砂、虎砂左右抱衛,龍虎砂的內側還有水流曲折環抱而來,的確是一處難得的風水寶地。但嘉靖皇帝卻沒有圣壽萬年,只活了60歲就駕崩了。


 
永陵的營建耗時約七年左右,數以萬計的軍民匠役日夜勞作,工程用銀達800余萬兩,是獻、景、裕、茂、泰、康等陵費用的3-4倍,而與長陵相當。后來,明朝在天壽山營建的昭、定、慶、德四座帝陵中,只有神宗的定陵是仿照永陵營建的。

 
永陵耗銀多,規模也超越禮制。按照封建禮制,后代帝王陵墓的規模是不應該超過其祖先陵墓的。而永陵的建筑規模雖然比長陵略小些(長陵殿九間,永陵七間;長陵寶城直徑百零一丈八尺,永陵八十一丈),但卻超過了其前輩獻、景、裕、茂、泰、康六陵規制(六陵大殿都是五間,寶城直徑也都小于永陵)。

 
永陵陵寢建筑用材之考究,施工之精細,則不僅天壽山諸陵不能相比,即使是南京明孝陵也不能相比。以明樓、寶城建筑為例,其他各陵的明樓都是木質梁架結構,而永陵明樓是磚券頂,斗拱、額枋、榜額、檐椽、飛子均為石雕,堅固異常。此前各陵寶城的垛墻均為磚砌,而永陵的寶城垛墻則為五彩斑斕的花斑石打磨組成,精美無比。


 
此外,永陵的寶城和寶城前的方形院落之外,還建有一道此前各陵都沒有的“外羅城”,清梁份《帝陵圖說》等書,記載了永陵這座外羅城的來歷。

分享:

紅木內參
紅木與生活
華木坊微店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