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要研究“紅木美學”

紅木文化|趙夫瀛2017-08-25
關鍵字紅木美學
閱讀:1253039
 為什么要研究紅木美學?簡單說就是:如果你愛她,你就要懂她;懂她,你才“會愛”和“更愛”!

3-
 
先來舉兩個例子:
 
一、寫字。我們都會寫字,但字與字不一樣。一般寫字,是為了表達意思,讓別人看得明白。所以,只要字寫得工整,易于辨認,就夠了;而另一字叫書法,雖然也是字,但除了表情達意,它更是一種藝術,這其中就包含了“美”在里頭,是藝術美。

 
二、吃飯。我們每天都要吃飯。吃飯是為了解餓,是為了活著,只要吃得飽就可以了。吃得順口,當然更好;但如果我們進了療養院,或是為了治療某種疾病而吃營養配餐,那就不一定要吃得飽,也不一定要吃得順口了,這樣的飯也是飯,但它也是“藥”,目的是為了吃出健康。

 
從以上兩個例子,我們可以看出,事物有層次之分:一種是“字”,一種是“書法”;一種是“飯”,一種是“營養餐”。表面上看好象前后都是一回事,實際上卻有大不同。
 
不懂書法的人,看什么都是字,分不出好與差,更發現不了書法中所包含的美,所以也就不懂它的藝術價值;

 
不懂膳食營養的人,看什么都是飯,只能憑著自己的口味判斷這餐飯的價格,所以也就不懂它的營養價值和它特定的治療、保健功能。
 
所有這些的關鍵,是你要懂。

 
紅木也是一樣。
 
對于不懂的人,總之都是木頭,橫豎全是家具。如果去選擇,只能憑著實用性和自己的直觀喜好去認定,至于為什么看上去似乎一樣的東西,價格上卻有那么大的差異,那是一頭霧水。
 
那么,什么才是“懂”?假若你是紅木行里人,開廠、做銷售、或是從事某一個工種,即便是做了幾年十幾年或幾十年,你就敢說你懂了么?未必!

 
可以這么講,現在的紅木工廠,包括工人,很多都是照貓畫貓的——學著老家具的樣子模仿,或是照著圖紙干活,至于為什么那個“樣子”是這個樣子,往往不懂,也不太去深究。這就好像是上面列舉的第二個例子,做事的人不是營養配餐師,而是廚房的切菜工或炊事員。對于一個紅木廠,下面的工人是“切菜工”或“炊事員”,問題不大;而如果老板也只是“切菜工”或“炊事員”,那就非??膳铝?。而這樣的紅木老板并不鮮見。
 
——紅木美學,就能夠解決這個問題。

 
做家具跟寫字一樣,你做的家具就是個能讓人認的字,那你就賣個“字”的價錢;你做的家具不僅是能讓人認的字,它更是個書法,那你就賣個“書法”的價錢。
 
之所以許多的家具做不好,或市場銷售不暢,核心問題是“審美”上出現了偏差。

 
紅木家具不同于一般的家具,它不僅有強烈的藝術特性,更有深厚的文化內涵在其中。藝術的核心是美,文化內涵的核心也是美。紅木美學,就是在給我們揭示這其中美的奧妙和美的規律。
 
美,是可以影響人、打動人的,一件家具作品,只有能夠打動人,才可以征服用戶。而這種美,是生產者創造出來的,是經銷者傳播開去的,而若生產者和銷售者不了解和不掌握其中之美,又怎么會將美創造出來和傳播開去呢?換句話說,先讓這美征服了自己,才可以征服顧客。

 
所以說,不懂紅木美學,只知道照貓畫貓,就象是剛剛從掃盲班出來的半文盲,寫了幾個歪歪扭扭的文字;而只憑著經驗和直覺,踩著前人的腳印亦步亦趨前行的,也只不過是把字寫得熟練了一些而已。這些人,就如同失去了動力的小船,只能任由波浪的推涌,在商海里隨波逐流,并隨時有被風浪吞噬的危險,這種情形下,自顧不暇,更何談創意和創新呢?只有真正掌握了紅木美學,你才可以是一只動力十足的帆船,游刃有余地自由掌握航向,目標明確地、自信地朝向勝利的彼岸。

 
歷史就是這個樣子的,并永遠是這個樣子。“知識改變命運”,這是永恒的真理。
 
馬克思在《經濟學哲學手稿》中有這樣一段話:“憂心忡忡的、貧窮的人對最美的景色都沒有什么感覺;經營礦物的商人只看到礦物的商業價值,而看不到礦物的美和獨特性;他沒有礦物學的感覺。因此,……”后面的話我省略掉了,因為它太哲學。但我可以告訴大家我理解的馬克思的意思,就是說:當你還在為溫飽而整日奔波的時候,你往往無暇去顧及到周遭的美,你對那美失去感覺了。而靠紅木為生的紅木人,如果你只看到紅木的商業價值,一心只認錢,而認識不到它的內涵,文化及美學特性,不懂得紅木美學,那是不行的。因此,一定要把這種對美的感覺和對美的領悟找回來,“使人的感覺成為人的”。另一方面,讓你的這種感覺與別人、與社會、與自然界相通,你就會與書法家有共同語言了,你就會與營養師有共同語言了,你就能認識到和認同了他們,以及他們所做之事的價值。同理,當你與他們站在同一個審美水平線上的時候,你自身的價值也同步得到了提升,這時,他們也同樣會認同你及你的作品。其實,你的價值、你的作品的價值,是在這思維認識的變化中,自然而然地提升了的。這其中,美學就是讓你與書法家、與營養學家心心相通的紐帶。

 
未來的市場,真的就是這樣的,一定是!
 
因此馬克思接著說,這個學習的過程,就是“創造同人的本質和自然界的本質的全部豐富性相適應的人的感覺”的過程,結論:擁有這個過程是非常“必要的”!

 

分享:

紅木內參
紅木與生活
華木坊微店